桃花甜酒贰

真的没文化 自己给自己的粮 瞎写而已

无念

无念


田柾国已经solo两年了,每次签名会都会来很多粉丝,有solo后的新粉,但更多的还是从防弹时期一路陪他走过来的朋友。


ibighit重新允许了禁止了许久的小纸条,每个女孩都小心翼翼地写下自己的小心意,带着少女专属的小激动,贴在专辑上让他看。


田柾国看到了很多问题,说了很多句话,握了很多只手,一直保持着好看的笑容,甚至手温也一直维持在那个温度,随时准备着迎接新的问题和故事。


直到一个女孩子出现,戴着大大的帽子,半张脸都隐在灯光打下的阴影里,嘴角也是没有弧度,看不清表情。


田柾国边低着头翻开专辑内页,边把另一只手伸出去寻那女孩的指。然后看到一张嫩黄色的便利贴贴在写真上面。


他握着那个女孩子的手僵了一下,感觉自己指尖褪了温度,微微发凉。然后抬头看向面前,后知后觉发现自己连那个标准的笑容都做不太出了,赶紧狼狈地低下头想要整理自己的情绪。


可那黄色的纸条总是妄图抢夺他的视线,田柾国尽量不去看那上面好看的字体,咬了咬自己的嘴唇让自己迅速进入正常的状态。


再抬起头的时候,他又变成了那个温柔体贴的人,他分明看到了那个女孩子下巴上的泪水,然后伸手替她抹去,又瞪着亮闪闪的双眼笑出了最好看的弧度。


那个女孩子一句话都没有说出口,指节都有些发白,目不转睛盯着那张只有一句话的纸条。


和他是最坏的结局吗?


田柾国看着女孩子手腕上那条他也曾一直戴着的、跟金泰亨情侣的蓝色流苏手链,还是用最欢喜的语气开了口。


“我们根本没有爱上彼此,哪里来的最坏的结局呢。”


不识味

不识味



田柾国经常去家门口附近的快餐店点餐,他每一天都过的很是忙碌,回家也是空荡荡的,所以就日日与高热量的垃圾食品为伴。


时间一长了,田柾国发现这么凑合着过日子吃东西的人好像不止他一个人。店门口的位置,有一个人,每次田柾国来吃饭都能看到他。田柾国觉得不注意到他很难,他每次抱着汉堡咬一大口,食物塞满他的嘴巴,那人鼓着腮帮子就像一块松软香甜的小面包,还奶香四溢,看得田柾国心里痒痒的。


于是田柾国观察了一阵子,干脆就直接坐到了这个人对面的位置。


“这个……位置没人吧?”田柾国抬头看到那张脸的时候有些晃神,他一直只能看到他侧面,看着他塞一口汉堡又喝一大口可乐的样子认为这个人应该是糯软可爱的长相,结果跟自己想的有些不同。眼皮一单一双,睫毛长且密,以至于灯光打下来都有了一层薄薄的的阴影,鼻梁高挺鼻尖有一颗痣,温柔又带着些侵略性,可好在那双眼睛水灵通透,明亮可爱,嘴角也因为突然的打扰微微下垂张开,呆呆的,干净无害。


这反差也真是…怪让人心动的。


“没人,坐吧。”田柾国又愣了一下,低沉的嗓音有十足的磁性,像是磨砂玻璃一样的感觉。


“看到你好几次都自己吃饭,我也是自己,不介意的话我们一起吃吧?”田柾国看着对面,他发现这个人眼下也有一颗好看的泪痣,藏在密密的下睫毛里不太容易发现。


“行啊。”金泰亨笑得甜甜的,看着田柾国。


田柾国偷偷掐了一下自己的腿来制止这没由来的心动。


——哇这人怎么笑起来这么好看啊是什么冰雪融化后盛开的迎春花吗?!


聊了一会儿田柾国的汉堡就端上来了,他拿起汉堡咬了一大口,好像狠狠咬一口就能展现出什么荷尔蒙爆棚的男子气概来似的。


咬完汉堡后边吸可乐边偷瞄金泰亨,他吃得太香了,以至于田柾国觉得自己嘴巴里都没味道了,偷偷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哥点的是什么啊?”刚才上餐前田柾国跟金泰亨已经整理好了互称,金泰亨大他一些,的却有哥哥的样子,勾着嘴角笑得露出牙齿说希望他能放轻松一点直接喊他泰亨哥。


“嗯?哦……我也忘了,要尝尝吗?”金泰亨显然稍稍有些堂皇,但随即就消失了。田柾国也没发现,他早就溺死在金泰亨好看的笑容里了,就是一只闯进胡萝卜地的傻兔子,什么也顾不上,满眼都是爱。


田柾国咬了一口金泰亨喂过来的汉堡,三秒之后辣得直哈气,咕咚咕咚的把可乐往肚子里灌。


看到了吗,兔子满眼只有胡萝卜的话是会被农夫盯上的,枪口对准自己脑袋的时候才清醒过来却已经晚了,只剩下了紧张得打结的长耳朵。


田柾国辣得说不出话,只好给金泰亨一个眼神让他自己体会。金泰亨倒是直接慌了,连忙上前又递水又拍背的。


“哥喜欢吃辣啊”田柾国红着脸看金泰亨,眼神幽怨,他看金泰亨咬汉堡的样子还以为是甜滋滋的味道。


“啊……还好吧”金泰亨低下头看着那个吃剩一半的汉堡,下意识地咂了一下嘴巴。


没味道。


对,金泰亨没有味觉是很久的事情了,要不是田柾国这个样子他都快忘记了。


自己有缺陷。


这次的饭吃得不太顺利,但金泰亨还是顺着田柾国的意思,一连好几天都一起吃饭。


他对这个男孩子不停的示好和自带的亲和力没太有抵抗力,他眼睛眼睛干净的像汪潭水,金泰亨好几次感觉自己要陷进去了。


这孩子…还真是挺勾人的。


一天的时光总是过的很快,金泰亨前脚踏进店里就听到田柾国的声音了,田柾国正使劲摇着胳膊喊金泰亨,好像生怕金泰亨找不到自己似的。


金泰亨咬了咬嘴唇还是笑了出来,这小兔子怎么这么甜啊,耳朵都藏不住了。


生怕自己不知道他有多喜欢自己吗。


“我提前给哥点了餐哦!”金泰亨一坐下就听到田柾国这么说,就像那种急于邀功取宠的小孩子,‘我有好好照顾你哦,所以你也要多多喜欢我呀!’。


金泰亨笑了笑,眼睛里的田柾国和宠溺的眼神都混在一起了,“谢谢啦,下次我请你吃别的。”


田柾国帮金泰亨扒开汉堡的外包装递给金泰亨,自己看着金泰亨咬了一口后也心满意足的咬了一大口。


跟甜甜的人儿一起吃甜滋滋的美食,田柾国觉得人生真美好。


“泰亨哥,好吃吗?”田柾国眨着一双大大的兔眼,歪着头问,他心里其实差不多已经有答案了,金泰亨吃的太香了,明明是一样的口味,却搞得自己想抢过金泰亨的汉堡咬一口。


“有点辣,但是很好吃啦”金泰亨抹去嘴角的面包屑,连头都没抬。


“可是这是甜的…”田柾国想着是不是店员上错了汉堡,想着老是吃辣对胃不好,自己特意点了店里的招牌产品,可这款食品…不加任何辣酱。


金泰亨猛地抬起脑袋,盯着田柾国乌黑的眼仁。


他真的还真不是一个合格的演员,这才几天就露馅了。金泰亨不知道该怎么办,他从来都没有跟其他人提过自己失去味觉的事情,无论是同事还是朋友,他都时刻保持着微微的紧张,可到了田柾国这里,却轻易放下了警惕,不小心捅开了那个面具。


金泰亨很紧张,手心冒了些汗。


柾国会觉得自己不堪吗?
会不会再也不跟我一起吃饭了…


金泰亨很在乎田柾国,他喜欢他。
理所当然的,也怕田柾国不再喜欢自己了。


这顿饭吃的也不太好,但田柾国饭后提出想要一起走一走。


夏天的味道被风送进金泰亨的鼻腔,金泰亨吸了一口气,抓住田柾国的衣角,小声告诉田柾国:“我其实尝不出味道啦,不是有意要瞒你的。”


金泰亨小心翼翼地偷瞄田柾国,他既没有金泰亨想象的那么冷漠,也没有看出什么不可置信的表情,只是一路无言。到了一个小小的分岔路口,田柾国让金泰亨帮他去买一支冰棍。


金泰亨有点难堪,他明明知道的…自己不知道什么味道才是好吃的。


“哥去随便挑一支喜欢的就好。”田柾国勾了勾金泰亨的小指,引他去便利店的方向。


金泰亨站在冰柜前皱了很久的眉,他在草莓味和巧克力味中犹豫。他看到行人中很多都会吃巧克力或许更合田柾国的胃口,可自己确实是被草莓味粉嫩的包装吸住了眼球。


看上去就会好吃吧。


田柾国在门口隔着窗户看着金泰亨,眉间眼角满是宠爱,他管不了这个外部条件,他想要跟金泰亨在一起,味觉在爱情面前好像不是个很重要的东西,他固执的爱情已经足够强大得让他无视掉这个小小的现实意外。


我足够爱他就够了,田柾国想。




金泰亨最后还是把那根草莓味的递给了田柾国。


“哥觉得这个是什么味道呢?”田柾国低头撕开包装。


金泰亨有点犹豫,但还是硬着头皮接了话,“大概是那种……”


金泰亨瞪大眼睛看着田柾国,他无法估算他们现在的距离,他们鼻尖碰着鼻尖,温热的鼻息也轻轻拍在彼此脸上。


可最让人无法忽略的还是口中冰凉的、又夹杂着热乎气的柔软细腻的丰富触感。


金泰亨随即闭上眼睛笑了,扯了田柾国的衣角与他交叉了十指。细细地、带了些恶劣的玩意,轻轻地吸吮着田柾国的舌尖,牙齿也小心地磨着他的唇角。


“泰亨哥…”田柾国模糊着发音,脸红到了耳垂,轻轻的叫金泰亨。


“好甜。”金泰亨松开嘴唇,呼了一口气,碰了碰田柾国的鼻尖。




我不识味,却识你。
这草莓冰棍一定很甜,像你一样。

小甜饼

一个小小小小的甜饼
🦊🐰

//


从前有座山,山里有座庙,庙里有个老和尚讲……

????重来




从前有座山,山里有只肥壮肥壮的兔子。


情窦初开,还偏偏不知死活的喜欢上了隔壁家的大尾巴狐狸。


巧了,这狐狸也还偏不是什么正经狐狸,不仅生的漂亮可爱,脾气好,而且传闻比隔壁山叫做大哈的狗子还单纯。


兔子偷摸摸地观察了几天,终于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扛着自己好不容易攒的心意去找小狐狸表白了。


于是,小狐狸就眼睁睁看着小兔往自己脚旁边整整齐齐摞起了一座小胡萝卜山。


小狐狸眯着眼睛甩了甩大尾巴打量着眼前扭扭捏捏,紧张得耳朵打结的小白兔。


想笑,忍得有点辛苦。


可小兔子看眼前这可人儿毫无反应,尾巴抖啊抖,慌了,特别慌。


心想,完了完了,是不是我攒的萝卜还不够啊?可是这是我所有家当了…我都没的吃了……


三瓣嘴一瘪,兔眼瞪得圆圆的,生怕自己哭出来。


小狐狸也不说话,闻闻脚旁的萝卜堆,走近戳了戳兔子耳朵,


“喂,我是狐狸诶,不爱吃萝卜的。”


小兔子人生第一次告白受到了拒绝,颇受打击。


回家萝卜和菜叶子都吃不下去了,忘不掉那狐狸弯弯的眼睛。


没办法了,往脑袋上绑了根草,准备挑灯夜战。(划掉


没办法了,只好背起自己的小包袱,去问问隔壁山见多识广的大哈。


于是小兔子就这么消失了足足两个星期。


小狐狸每天在家门口偷瞄,心想,是不是我推拉太过了啊,他不会在外面有其他狐狸了吧T T


使劲摇摇脑袋,不行不行,他不能有除我之外的小狐狸!


于是迈出坚定的步伐,推开了大门准备去兔子那里讨个说法!


结果一开门,兔子就在门口,小爪子抬着,是正要敲门的模样。


小狐狸超级开心啊,死兔子你可算来了!想死你了呜呜呜


小狐狸兴奋得尾巴摇了又摇,几根胡须也不受控的抖抖抖。


小狐狸想要认错,想说,其实我很喜欢你啦,也很喜欢你的萝卜山丘。


话还没好意思说出来,吓,耳朵就先竖起来了。


他看见小兔子躺在地上,翻了个身对着他露出了粉粉嫩嫩的肚皮和茸茸的肚毛,红晕从雪白的脸蛋一直延伸到耳尖,脸偏到一旁,很是害羞的样子。


“你不喜欢胡萝卜,那你…你喜欢我吗?”




【正泰】好可惜


金泰亨从外面把田柾国接回家,田柾国心里想了又想,还是没有反抗。

他待在金泰亨怀里,哭湿了金泰亨的衬衫,冷风带来的触感冷得刺骨,但他却不舍得推开。

哥哥的怀抱,是一块小小的烙铁。

温暖而痛苦。

等到金泰亨把他放到床上,给他塞好被角就转了身。

田柾国好不容易伸了手勾到了金泰亨的手指,笑着说:“哥真是幼稚…”

金泰亨却像是没有听见,只是大步向前,就那么要离开了。

毫无悬念,一切都在田柾国的预料之中。

“哥难道不喜欢我吗”田柾国哑了嗓子,却还是一字一句的问了出来。

他这个哥哥,曾经把他宠到了骨子里。金泰亨会突然跳到他背上,会摸摸他的脑袋告诉他做的很棒,甚至会突然亲吻他的耳旁,他的笑颜与温柔仿佛都是专门为他存的。他让他无条件的依赖他,最后让他无可救药地爱上他。

可现在却轻易划出了界限,把这段感情的洪泉堵了个水泄不通。

田柾国一开始觉得是不是自己又惹哥哥生气了?可是明明既没有用力气跟哥哥打闹也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后来金泰亨种种躲着他避着他可算是让他明白了,这哪是犯了错,是他不想喜欢他了。

田柾国用了各种方法都是无果而终,到最后他只好借酒消愁。他向来是不喜欢酒精的,可以小酌但从未大醉过。他是公众人物,而且他天生对气味敏感,实在是无法接受自己浑身酒气。

第一次喝醉,是在工作室。金南俊进来商量新歌的和音部分,结果看见田柾国握着酒瓶瘫坐在沙发上,醉得连眼睛都睁不开,嘴里还一直哼着金泰亨的名字。金南俊当然一直把弟弟的事情看在眼里,叹了口气把正在练习室练习的金泰亨揪来,让他们自己好好解决。

金泰亨轻轻揉了揉田柾国的脑袋,喂了田柾国一杯蜂蜜水,轻声训斥田柾国不可以喝这么多酒,田柾国轻轻哼了一声支着身子往金泰亨怀里凑,最后就这么相拥着入睡了。

第二天田柾国醒过来,闻到的不是刺鼻的酒气,而是金泰亨专属的味道,是可以让他安心的味道。摸索到金泰亨的手扣住五指就又昏睡过去。

可就在田柾国以为两个人已经回到过去的时候,金泰亨又开始远离他。

于是又有了第二次酗酒。

恍惚间田柾国觉得只要自己这个样子金泰亨就会对他无条件的温柔,直觉告诉他,金泰亨在故意疏远他。

理所当然地,就有了第三四五六次。

可随着次数的增长金泰亨也发生了变化,田柾国逐渐得不到温暖的怀抱,得不到温软的训斥,到最后金泰亨就草草了事离开了。

田柾国冷得心里都像结了霜,情绪也变得不稳定。他会突然的释怀,却总会在下一秒后悔,再次想要抓住金泰亨的手。

田柾国能怎能办啊,他也想放过自己和金泰亨,可是你又见感情曾放过谁。

于是,他还是决定一醉方休。跟哥哥们打了报告,这大概是这辈子最后一次喝酒,等这次酒醒过后,他的心上人也要随着酒气一同散去。

是,他纵然有天大的力气,却抓不住一个铁了心不再想要爱自己的金泰亨。

但大概还是不死心,在酒精的作用下还是问了出来。

哥哥不喜欢我了吗,哥哥不是喜欢我吗。

金泰亨听了田柾国的话,咬了咬牙,冷冷说了一句:“先别睡,我马上回来。”

田柾国就那么撑着不睡,酒劲下了不少,最后等到了金泰亨。金泰亨拎了个袋子里面有好几瓶酒,其中有几瓶已经空了,田柾国看着金泰亨红透了的耳朵和泛着红晕的脸蛋觉得他大概是在路上喝掉了。

金泰亨把酒一瓶瓶的摆在桌子上,又掏出两个小酒杯,酌满递给田柾国。

“喝吧,我陪你喝。”金泰亨看着田柾国,目光如炬,语气却是带着十足的狠劲。

田柾国喝了几杯觉得自己再喝就要吐了,只好看着金泰亨一杯杯的往自己肚子里灌。

田柾国从没看过金泰亨喝这么多,他的哥哥忌苦忌辣,酒这种东西几乎不太碰,今晚却是不顾田柾国的阻拦连喝了好几瓶。

金泰亨喝得烂醉如泥,田柾国去抢他手里的酒瓶子。金泰亨却顺势用双手盘上田柾国的脖颈。

距离近得连呼出的气息都是灼人的,田柾国向后缩缩脑袋试图拉开些距离,金泰亨却轻咬着他的耳垂说:

“只能有这一次哦。”

语中夹带着的情欲、耳边传来的热气与舌尖的温热触感像一团正体不明的云朵在田柾国耳边猛地炸开。

田柾国把金泰亨抱起来,摇摇晃晃的走进了房间。

金泰亨的耳朵很敏感,他之前总是会拨弄田柾国的耳垂玩,田柾国也宠着他随他弄。可事实证明,出来混总是要还的,此刻金泰亨感受着耳后以及耳垂的湿濡触感轻轻喘着气,他尽量避免自己意乱情迷做出什么羞耻的事情。

可田柾国显然是不准备放过他,田柾国在他耳边呼了一口热气。

“哥叫出来也没关系的。”

随即撬开金泰亨的牙齿,想要夺走金泰亨嘴里的那点热乎气儿。金泰亨感觉自己口中全部都是田柾国的甜味,乱着呼吸寻田柾国的舌尖,不自觉地发出哼声。

金泰亨觉得田柾国真的太有技术了,他好像知道自己的所有敏感点,温柔缓慢地侵略各个部位,也耐心引导着自己跟上他的节奏。

果然还是赢不过田柾国,金泰亨被田柾国吻的七荤八素,一时间丢盔卸甲,意乱情迷,甚至想向他求饶,在他身下一夜欢愉。

理智与现实在情爱面前溃不成军,空气中弥漫着的都是火热的情欲与交织的爱意。

“柾国啊”

“嗯?”

“我一直爱你”

“我也是”

……

田柾国觉得自己跟金泰亨在一起时总是百分百的幸福快乐,他总想这样过一辈子。

可他有心无力,被现实撞的遍体鳞伤,才勉强接受。

啊…原来我们不该相爱。

真可惜。







(如果有人想要糖…


……

“哥干嘛不直接告诉我呢?”

“什么?”

“你说呢。”

金泰亨笑得很甜,大概是上帝偏爱他,于是在他一汪清澈的眼神中还多添了一勺蜂蜜。

“我说的还不够清楚吗,我一直爱你。”